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顾诵芬:获奖最大感受为何是“惭愧”?

2021-11-08 09:49 新浪科技综合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11月3日,一年一度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举行。著名的飞机设计大师、新中国飞机空气动力设计奠基人、两院院士顾诵芬获得了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。

顾诵芬今年已经91岁高龄,10多天前,因为摔跤导致的腰椎骨裂,顾诵芬不得不住院治疗。《面对面》对他的采访也在医院进行。对于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,顾诵芬的最大感受竟然是“惭愧”。

顾诵芬:对我来说获奖是一个惭愧,你后面的事做不动了,坐上轮椅还能做多少事?

记者:但这个奖项是对您一生付出心血的肯定。

顾诵芬:我们航空的事都不是一个人干的起来的,都是团队集体努力。

儿时目睹外国飞机轰炸 立下航空报国之志

在35年的飞机设计生涯中,顾诵芬先后参与主持了歼教-1、初教-6、歼-8和歼-8Ⅱ等机型的设计研发,其中主持研制的歼八、歼八Ⅱ超音速歼击机,开创了我国自主研制歼击机的先河,歼八系列飞机列装部队之后,成为我军20世纪核心主战装备。

说起顾诵芬对飞机的兴趣,和他的哥哥有关,也和他童年时代的家国命运分不开。顾诵芬1930年出生于江苏苏州,父亲顾廷龙是著名的国学大师,母亲潘承圭是当时为数不多的知识女性。5岁那年,父亲顾廷龙应邀去燕京大学任职,全家迁居当时的北平。

顾诵芬:当时我哥哥在北京市里上中学,那个学校是德国人办的,所以一些先进的东西他们都能感受到。当时他们已经玩航模,硬纸板做的滑翔机,回来他玩我也跟着玩,兴趣慢慢就起来了。1937年七七事变,有天早上把我炸醒了,日本飞机排得很整齐往西边去,紧接着就是炸弹响。1939年我们到上海,二战快结束的时候上海(日军驻地)经受了美国飞机的轰炸,所以我知道二战美国人之所以占优势,就是他们的空军厉害,所以航空非常重要。

兴趣由此成为了志向。高中毕业后,顾诵芬分别报考了浙江大学、清华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,志愿都是航空系,三所学校都录取了他。但是,他的哥哥在17岁时因伤寒去世,为了陪在母亲身边,顾诵芬选择了上海交通大学的航空工程系。

顾诵芬:交大正好有个航模俱乐部,有杂志有材料,还有人能互相交流,这样越搞越有兴趣,所以总想搞自己的飞机。

参与研制歼教-1 成为周总理所说的“无名英雄”

1951年,顾诵芬离开上海,来到北京加入到新中国刚刚组建的航空工业系统中。1956年8月,航空工业局在沈阳成立了我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,在飞机设计室主任徐舜寿的带领下,26岁的顾诵芬与其他100多名年轻人开始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,夜以继日工作,他们要设计一架亚音速喷气式中级教练机。

1958年7月26日,历时近两年研制,我国第一架自主设计的喷气式教练机歼教-1在沈阳飞机厂机场首飞成功,这也是顾诵芬首次参与设计的机型。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的叶剑英元帅为首飞仪式剪彩。考虑到当时的国际环境,首飞成功的消息没有公开。周恩来总理知道后托人带话,“告诉这架飞机的设计人员,要他们做无名英雄”。顾诵芬自然是无名英雄之一。

瞒着家人亲自上天 找出歼-8问题症结

一提起顾诵芬,人们就会想到我国自行设计的第一型高空高速歼击机,歼-8战斗机。起初,歼-8总设计师由黄志千担任,顾诵芬担任副总设计师,负责气动方面的科研设计。不幸的是,黄志千在执行出国任务时因飞机失事遇难。顾诵芬与其他几名骨干临危受命,组成技术办公室接过了总设计师的重担。

顾诵芬:压力很大,歼-8上天的前一天晚上,我做噩梦,惊醒了。担心,害怕摔了,我这责任太大了。

1969年7月5日,歼-8完成首飞,试飞员尹玉焕驾驶着歼-8飞机两次通过机场上空后安全降落。

虽然首飞成功,但歼-8在跨音速飞行试验中,出现了因气流分离导致的抖振问题。抖振问题直接影响飞行速度,甚至会导致飞机解体,严重威胁飞行员的生命安全。在国内没有试验设备的情况下,顾诵芬因陋就简,在飞机垂直尾翼上贴毛线条观察气流。由于没有录像机以及带有望远镜头的照相机,从来没有接受过飞行训练的顾诵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——自己上天,亲自观察。

记者:您拿望远镜怎么看呢?

顾诵芬:我跟飞行员说尽量靠近。

记者:最近的时候靠多近?

顾诵芬:十来米。

记者:您不是一个专业飞行员,您拿着望远镜直接就上天观察去了家里不担心吗?

顾诵芬:这些事怎么能告诉家里人,我骑自行车到机场,家里根本不知道我去干这些事。

记者:下来之后心里会不会有些起伏,刚才还挺危险的?

顾诵芬:没有,心里想着的是国家,并不是想着自己怎么样。

经过三次上天观察,顾诵芬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,通过后期的技术研发和改进,歼-8跨音速飞行时的抖振问题成功解决。1979年底,歼-8正式定型。在歼-8成功定型的庆功宴上,从不喝酒的顾诵芬喝得酩酊大醉。

无法弥补的痛 “为了搞航空,我把母亲给牺牲了”

歼-8成功定型的喜悦,顾诵芬却无法与母亲分享,他的母亲早在1967年就离世了,这是顾诵芬心中无法弥补的痛。1951年,当顾诵芬离开上海来到北京时,他离造飞机的梦越来越近,离母亲却越来越远。每次提到母亲,他都忍不住叹息,“为了搞航空,我把母亲给牺牲了”。

顾诵芬:大学毕业时,学校原本要留我当助教,但是当时抗美援朝起来,急需建航空工业,所有华东的航空系毕业的学生全部送北京。那个消息非常突然,刚毕业第二天宣布我分配到北京,不能留在上海了。母亲伤心得厉害,我为了航空把母亲给害了,她得了抑郁症。

记者:那时候会给母亲写信吗?

顾诵芬:当然写信了,写信没用,看了也没用,我父亲告诉我,母亲半夜起来把窗帘拉开,往窗外看天气怎么样,担心我会不会生病。第一年春节我回去看母亲,后来母亲病越来越重,我回去看望她,但没办法把她治好了。后来母亲去世家里发来电报,我回去时,我母亲已经火化了。

“了解航空的进展,就是我的晚年之乐”

1986年,顾诵芬离开工作了35年的飞机设计岗位,从沈阳回到北京,担任航空工业部第二届科技委副主任。退休之后,他的职务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委的高级顾问。作为我国航空领域唯一的两院院士,他将主要的精力转向了飞机的主动控制技术研究,以及推动国产大飞机的发展上。

2012年底,直肠癌让顾诵芬不得不接受手术,那时他82岁。2019年,《面对面》记者第一次采访顾颂芬时,他还在坚持工作。每个工作日的上午,他都会出现在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委的办公楼里。从住处到办公室,常人走路需要5分钟,他却需要花上3倍的时间才能走到。

记者:别人当顾问都是顾得着就去问问,顾不着就不问了,您是每天都要问?

顾诵芬:因为对航空有兴趣。

记者:像您这样年纪的大师,很多可能都安享晚年了?

顾诵芬:了解航空的进展,就是我的晚年之乐。

伉俪情深 “我后半生还能干点事都是靠她”。

11月3日,当顾诵芬在台上接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时,顾诵芬的夫人江泽菲在台下注视着他。颁奖仪式结束后,江泽菲穿过人群,紧紧握住顾诵芬的手。这段伉俪情深的视频感动了无数人。

记者:您爱人走过去握着您的手,很多人都看到了。

顾诵芬:我后半生还能干点事都是靠她。

记者:现在老伴儿每天陪着您在这?

顾诵芬:是,现在倒在床上只能靠她。

记者:您康复以后,您最想去做什么?

顾诵芬:还是搞飞机设计。

记者:90多岁高龄了,心还在飞机设计上。

顾诵芬:是的。希望我们的航空工业能够真正发展起来,成为世界先进国家之一。

制片人丨张士峰 刘斌

记者丨古兵

策划丨孟克

摄像丨王扬 王忠仁

本文转自央视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