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雾剧场在搞莫子,科幻悬疑拍成了巴啦啦小魔仙?

2021-11-08 15:56 稿事编辑部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“我们迷雾剧场好像要完蛋了。”

2021迷雾剧场第2部《致命愿望》播出后,微博网友发出了这样的感慨。

去年,凭借《隐秘的角落》《沉默的真相》,“迷雾剧场”成为爱奇艺的一块金字招牌。

然而,今年的《八角亭迷案》只有5.7分,刚刚播出的《致命愿望》更是开分4.9上了热搜。(现已跌到4.5)

人们不禁疑惑,“迷雾剧场”怎么了?

就来说说《致命愿望》吧。

《致命愿望》的故事发生在未来架空的地点绿藤市,一款名为喂食(Wisher)的APP,突然出现在绿藤大学的学生手机里。

学生们只要向它许愿,并完成系统分配的任务,便能实现愿望。

然而,随着人们对“喂食”的依赖,离奇的命案也开始在他们身边上演,谁是凶手?

“喂食”背后的神秘组织又是什么?

故事的设定,和16年的一部德国电视剧《愿望清单》差不多,都是向手机许愿,接受任务。

不同的是,德剧设定是愿望越大,需要完成的任务难度越高;而《致命愿望》的任务都是小事。

比如,第一集开始范丞丞饰演的裘文东许愿,给自己养的马找到新主人。

他所需完成的任务 ,仅仅是去学校迎新处,迎接新同学。

完成任务的难度和实现愿望的难度,不成正比。

但正是这些小任务累积,却能引发命案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蝴蝶效应”。

聚集足够多的许愿的人,当要达到某种目的时,只需找到几只“关键蝴蝶”,便能完成想法。

范丞丞饰演的裘文东和文淇饰演的路里是同一所大学的同学,他们学校有一个校霸刘波,总是喜欢欺负一个叫梁洛的男生。

有一天梁洛选择报复他,气得刘波向“喂食”许愿,想要杀掉梁洛。

另一边,梁洛的家里出了状况。

他的父亲因为将基因猪投入江里,遭到了舆论的谴责,差点自杀。

梁洛需要10万块钱救父亲,他也选择启用了“喂食”app。

梁洛没来上学,范丞丞和文淇想要找到他,于是向手机许愿,接到的任务是去买30瓶颜料放在广场上。

当他们按照要求,把装有颜料瓶的行李箱,放到广场上,转身颜料瓶就被人偷走了。

另一边,两位女同学许愿可以坐免费的顺风车回家。

一个接到的任务是反复开关窗户,一个是将小推车推到楼下。

路里的青梅竹马席磊是个业余黑客,他为了见到心仪的偶像而接受任务,黑进某辆车的导航系统,要求对方变道绕行。

看起来,几个人接收的任务没有关联,但却意外促成了梁洛的死亡。

女同学反复开关的窗户晃到了对面装修工人的眼睛,导致他手里的工具掉落到手推车上,手推车滚下坡,撞到了搬家公司车子的大灯,大灯碎了。

绑家具绑到一半的搬家公司工人,赶过来查看,结果导致绳子忘记扎紧,就开上了马路。

男女主买的颜料瓶不知为何挂在马路旁边的树上,车子经过时,颜料瓶正好掉了下来,工人紧急刹车。

凑巧的是,梁洛驾驶的车子,偏偏跟在这辆车后面。

梁洛紧急转弯,却和迎面而来的另一辆车相撞,最后身亡。

梁洛因为这场交通意外,家里获得了10万元的赔偿金;想要他死的刘波,也实现了心愿。

故事的核心,其实就是“蝴蝶效应”和“付出与收获守恒”。

“蝴蝶效应”并不算新鲜事,一直以来社会派推理小说,都在强调个体作恶的连带反应。

但《致命愿望》显然不满足于此,它在此基础上累加了科幻元素。

杨蓉饰演的王美芬,是喂食者协会的头目,她培养了一批植入芯片的“仿生人”,并计划利用喂食app让绿藤市灭亡。

这些“仿生人”只会完成任务,没有人类的情感,一旦面临被抓,他们只会选择挖出耳后的芯片杀死自己。

另一边,x机构的局长,正在试图毁掉喂食者协会。

有科幻有推理,《致命愿望》看起来很悬乎。

只可惜,故事却讲不明白。

《致命愿望》这部剧给人的第一观感就是,简陋。

表现科幻、近未来的手法过于廉价:架空的城市、学校,异形的手机,透明的电脑屏幕。

高耸入云的大楼。

太空背景的指挥台。

没有独立的世界观、徒有其表花里胡哨。

但仔细看会发现,剧中人物的生活细节、行为、心态和当下社会无异。

甚至冯绍峰那条线,服装道具反而像是几年前的。

导致观众一会像在看以前的老片,一会像在看未来科幻剧,反复横跳,观感割裂。

向app许愿引发蝴蝶效应,这样的故事放到2021年,完全不违和。

没有必要为它套上一层科幻的盔甲,尤其是x机构这样的组织,看似高大上,实则很容易拍成《巴拉啦小魔仙》。

《致命愿望》给人的第二感受是,稀碎。

去年的迷雾剧场,唯一一部低于6分的作品《非常目击》,出自导演/编剧杨苗之手,没成想到了《致命愿望》,杨苗导演居然还有退步的空间。

作为一部只有12集的电视剧,最基本要做到1集吸引观众,3集能留住观众。

《致命愿望》第一集登场人物过多,且每个人都遮遮掩掩,不肯交待身份。

路里追着裘文东询问他,“你认识我么?”

路里的哥哥那多,被神秘人监听。

再加上一群同学的登场,身为观众的我,一直在问:这是谁?他想干什么?

导演大概是想留悬念,但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丢悬念,只会一头雾水,缺乏推理剧该有的抽丝剥茧的参与感。

导演想要整活的野心,还体现在双线并行的拍摄手法。

文淇的哥哥冯绍峰饰演的那多是名记者,正是他匿名写的,梁洛父亲将基因猪扔到江里的新闻。

他被一名神秘人威胁,合作一起毁掉“喂食”。

而这名神秘人不是别人,正是范丞丞饰演的裘文东的父亲裘克凡。

他也曾是喂食的创造者,只不过1年前从喂食者协会逃走,现在一心想要毁掉这款app。

相当于,冯绍峰和耿乐两人,肩负着毁掉喂食的使命,背后还有一个X情报局在暗中观察;

而杨蓉那边的喂食者协会,则企图利用范丞丞文淇等大学生,摧毁这座城市。

当厘清这一切的时候,已经是第六集了,试问能留到第六集的还有多少观众?

而在表演方式上,冯绍峰浮夸得像在演喜剧;

文淇范丞丞,演的是偶像剧;

到了NPC同学们,则是话剧范儿。

这几条线穿插进行,可想而知会将整部剧的气质,切割成什么样了。

可能唯二的惊喜,一个是梁洛,另一个就是杨蓉饰演的大boss。

外貌纯良,内心毒辣的“恶女”角色,杨蓉倒是能信手拈来。

只是这部剧白瞎了杨蓉的美貌和演技。

我们越来越能认识到,演员有再大的力量,碰不到好的导演和剧本,也是白搭。

平心而论,《致命愿望》想要传递给观众的内容有很多:

有对网络暴力和校园暴力的思考,有对大数据时代采集人类信息的顾虑,有对欲望的权衡……

但这些想法,只是浮于台词表面,而没融入故事中去。

就连重头戏“梁洛之死”,也禁不起仔细推敲。

毕竟,不管如何精密的计算,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叫“偶然性”。

有犀利的网友评价道:"迷雾剧场”该改名为了“紫金陈剧场”。

去年“迷雾剧场”只有紫金陈的《隐秘的角落》和《沉默的真相》获得了8.8以上的高分。

随后,优酷迅速拉拢紫金陈,决定将他的《长夜难明》和《低智商犯罪》进行电影改编。

而今年,脱离了紫金陈的“迷雾剧场”就真的如唱衰般哑火了。

接下来肖央、赵丽颖和董子健的《谁是凶手》即将登场,该剧的导演孙皓曾执导过《庆余年》,希望这一次不会让观众失望了。

(责任编辑:孙艺琳_NK5261)